郑念:真正高贵的人,从不放弃自己

励志文章 阅读(1168)
博e百娱乐

郑念:真正高尚的人,永不放弃自己

24fa8b133e0945eb8c8b7604f93ce9b0.jpeg

01

余秋雨曾在《山居笔记》中写过这样一段:

最令人着迷的是痛苦的高贵。最明显的是高贵是高尚的。

有了这种高贵,人们就可以在生死边上唱诗歌和诗歌。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温暖来扭转别人心中的冰雪。然后,他们可以使用羞辱的身体来点燃文明之火。

有一位女士对这段话作出了最好的评论。她是郑念女士。

郑念,原名姚倪媛,1915年出生于北京。郑年的祖父是清朝末年和民初的伟大儒家。他的父亲是将军,他的家人非常突出。

郑念天生非常好。当他还在上中学时,他四次爬上《北洋画报》的封面,成了天津人。

每个人都认为郑年因家庭美貌会找到一个好家庭早婚。谁知道她已经一步一步地进入燕京大学,然后越过海洋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硕士学位。

在伦敦逗留期间,她遇到了她的同伴郑康琪博士,并相爱了一百年。她很快生下了一个女儿。

1949年,郑念决定带着丈夫回到上海,为新中国做出贡献。

然而,命运往往不能令人满意。 1957年,她的丈夫死于癌症,她才42岁。

f8207513e0da4488b085c27a30788e63.jpeg

▲郑年年轻时

02

她的丈夫去世并没有杀死郑念,她仍然努力工作。

椅上读茶。而她的女儿梅萍经常邀请朋友来家里听专辑,生活精湛而且不乏宣传。

她在上海的家被朋友描述为“这个色彩贫瘠的城市中充满优雅和高贵品味的绿洲。”

郑念本人也以他的家人为荣:

“我的家,虽然不是华夏美武,但按西方标准,也可以是好玩又优雅。”

在这个时候,郑念不知道她会为她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艰辛。

66bb4ab261ce4ac7ad4aec81357b6852.jpeg

▲郑念的住所

1966年夏天,在一个闷热的早晨,两位不速之客来到郑念的家中。

郑念回忆起当时的情绪,这样描述:

“我故意放慢速度,慢慢地试着让自己平静而冷静。”

她被当作右派殴打,并立即从她的家中被复制。原因在于她的资产阶级生活,长期的国外学习和大量的间谍怀疑。

在臭名昭着的“第一看守所”,她开始了六年半的噩梦。

这时,郑念已经五十多岁了。她想起了她年轻时去世的丈夫,但她没有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惋惜,但她为丈夫感到高兴:

“自从他去世以来,这是我第一次不后悔自己的死亡。感谢上帝,他已经离开了。否则,他将不可避免地逃脱虐待和迫害。”

0b5107dd7e0d4402a9e258a24a7b9c8d.jpeg

▲郑念的三口之家

03

在监狱中,郑念必须忍受各种饥饿和挑战,并且不时遭到殴打,踢腿和精神虐待。绝望的绝望,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,正常的人早已失去了希望,但郑念从未放弃对生命的热爱。

她借了扫帚,打扫了监狱,把洗脸盆掸去水里。她甚至编写了一套练习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每当守望者嘀咕着他遇到麻烦时,她都雄辩地引用了这句话:“说健康是光荣的,不卫生是可耻的。”让守望者无言以对。

有些人,甚至住在阴沟里,仍然可以仰望星空:在监狱的角落里,她被蜘蛛丝织网震惊了;风吹的时候,她很喜欢野花。她住在一个可怜的监狱里,成了一名诗人,羡慕其他囚犯。

由于手帕,她的双手深深地嵌入肉体中,皮肤被磨损,脓液流淌。每次她方便的时候,她都会拉着裤子一侧的拉链,这样她就可以得到撕裂肝脏和开裂肺部的痛苦,但她宁愿加深伤口也不愿穿衣。即使她独自一人在那个房间里,连窗户都没打开。她说:那不太体面。

当她受到折磨时,她从未求饶。她说:这太天真,不文明。

8e7e0ab0518140b8a0610ae95008a691.jpeg

六年来,她从未承认任何罪行,也从未透露过任何人。那时,在供词材料的底部,付款是“罪犯”。每当郑念煞费苦心地在“罪犯”面前加上“无罪”这个词。

命运必须被定罪,但郑念坚信命运可以改写。

1973年,郑念终于被无罪释放。那时,她已经快一岁了,她的疤痕和疲惫再次被带走了。然而,与她见面是一个更痛苦的消息。她唯一的女儿自杀了。

郑念在他的监狱里没有流泪,无论多么折磨,他终于在知道女儿去世时哭了起来:

“我尽力为生存所遭受的各种代价和痛苦付出代价。我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意义。我只觉得自己被没有任何东西所包围,而且似乎全都是空的。”

她不相信像她这样热爱自己生活的女儿会自杀。她积极地治疗疾病,恢复了她的家,并利用所有的关系来追踪女儿死亡的真相。后来,她得知她的女儿活着被杀死了。

她年老而虚弱,但她仍然很高兴。命运似乎永远不会弯曲她的脊椎,只要生命继续,她仍然必须生活得很漂亮。

f02d11baa95e4f6ea36cff70a643aab3.jpeg

▲郑念(右)和女儿(左)

04

1980年,郑念选择离开这个悲伤的地方。当她踏上离开祖国的船只时,她才65岁。

她在书中写道:

将永远离开我的家乡,我的心碎,彻底破碎。只有天知道我已经努力了数千次才能忠于我的祖国,但最终我完全失败了,但我是无辜的。

1987年,她出版了全英文写作《上海生死劫》,在可怕的岁月里写下了流泪,并成为欧美畅销书。

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库彻不禁写了书评:

在人类层面,她回忆录的最大价值在于她对身体和身体压力的抵抗记录。

她在本书中也使用了笔名:郑念。这是为了纪念丈夫和纪念女儿。

45bf25675316406aaed9ee0ffb2394e0.jpeg

《上海生死劫》火灾发生后,郑念被邀请参加演讲。她将费用和额外手稿捐赠给了一所美国大学,以支持中国学生。我仍然希望通过我自己的努力,我能为这个国家做出一点贡献。

1988年在夏威夷演讲时,郑念将她丈夫和女儿的骨灰洒在太平洋上。因为太平洋与中国相邻,大海将把它们带回祖国。

她还留下遗嘱,死后灰烬也撒到了太平洋,让一家三口在黄浦江相遇。

94岁时,郑念的生平即将结束。

命运将她的生命变成了一张皱巴巴的纸,但这位落入雪中的老人总是散发着自然而高贵的气氛。

郑念去世后,人们称赞它为“最后的贵族”。她确实值得这样称赞。

她以不情愿和自尊的态度应对痛苦,她用勇气和顽固来对抗权力。无论她是什么样的命运漩涡,她都不会放弃发现生命之美;无论她多大年纪,她都只听取自己内心的尊严。

看看更多